悼念匈牙利詩人政治家蘇契·蓋佐

蘇契·蓋佐,1953年8月21日-2020年11月5日

新冠病毒在歐洲已肆虐半年多,現在正值第二波的上升期,但是儘管新聞裏報道的數字逐日增長,人們還是出於自我保護的心理在某種程度迴避,只要身邊還沒有熟人中招,就覺得病毒離自己還遠,還隔着什麼。我也如此,直到傳來蘇契去世的噩耗。匈牙利筆會在2020年11月5日深夜突然發了條短訊:“我們懷着深深的痛苦與震驚告知,匈牙利筆會主席、詩人蘇契·蓋佐(Szőcs Géza)在今晚去世。讓我們懷念他吧。”

儘管我幾天前就聽説蘇契去裴特爾斐醫院看病,意外確診新冠,症狀較重,很快轉院並上了呼吸機,他手機不接,郵件不回,他的肥胖更令人擔心……但同時我也安慰自己,身為總理首席顧問和前國務祕書的部長級官員,肯定能獲得最佳治療,況且現在死亡率很低,或許能學美國的“雞尾酒”,總之,又是出於自欺的迴避,我阻止自己去想最壞的可能,然而現實殘酷,不由人願。

噩耗在靜夜中迅速傳播,不僅各媒體報道,連當地華人也紛紛貼出自己與蘇契的合影表示悼念,稱他是“旅匈華人的好朋友”。的確,自蘇契先生十年前出任文化國務祕書(相當於文化部長)以來,是內閣中推動“打開東大門”政策的關鍵人物之一,作為總理特使或政府專員頻繁訪華,還熱心為當地華人的大型活動站台,他矮胖的身材、灰白的鬍鬚、謙和的微笑和一貫語調低沉、措辭難懂的發言都給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不過,絕大多數華人更看重他是官員,很少知道詩人才該是他的第一身份。我與蘇契不僅是舊友,還是他中文版詩文集《憂傷坐在樹墩上》和《太陽上》的譯者,但我與他從相識到翻譯其作品,相隔二十幾載。

1953年,蘇契•蓋佐出生在羅馬尼亞境內的特爾古穆列什市,屬特蘭西瓦尼亞的匈族區。那裏曾隸屬匈牙利王國,一戰後因《特里亞農條約》而被割給了羅馬尼亞,當地民族矛盾非常尖鋭。1970年代後,齊奧塞斯庫的鐵腕加大了對匈族人壓迫的力度,很少有人敢站出來反抗,而年輕的蓋佐是為數不多的抵抗者

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