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酒入粵 古韻留今——“經典五糧液”舉杯廣州

“廣南富庶天下聞,四時風氣長如春”——一首《廣州歌》道盡廣州的繁華與富庶。作為“一口通商之地”,即便是海禁政策最為嚴重的明清時期,廣州的對外開放也並未中斷過。令人津津樂道的海上絲綢之路,其中的南海航線便是以廣州作為起點之一,著名的廣州十三行更是國際貿易中的明珠。

在這條航線上,大批貨物由廣州出口海外,贏得了國際讚譽。這些貨物當然絕非廣州一地生產,而是來自江浙、川蜀等地的絲綢、陶瓷、藥材、茶酒等貨物以“走廣”或“走粵”的形式進入廣州,然後通過海上絲綢之路暢行海外。從這個意義上來説,廣州可謂是最優質的四方之物聚集地。

時至今日,風潮愈盛。嶺南文化基因,加之雄厚的商貿業和製造業,在開放和創新的社會氛圍中,廣州已然成為粵港澳大灣區中心城市,亦是“一帶一路”的樞紐城市。廣州舉辦的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又稱“廣交會”)被譽為“中國第一展”。

幾百年前,有“嶺南三大家”之稱的屈大均曾感嘆説:“天下食貨,粵東盡有之。粵東所有食貨,天下未必盡有”。自此,“食在廣州”也逐漸成為廣州的最重要代名詞之一。不過,至今人人都只知道廣州早茶之風氣,殊不知有食必有酒,食酒往往相伴。古語“少不入廣”,説的便是廣州風貌常常令人沉醉其中,廣州飲酒之風又怎麼會不熱烈呢?現在的廣州已經成為國內高端白酒的主銷區,最好的酒焉有不來廣州展示一番的道理?

2020年11月12日,五糧液經典之夜·新品發佈活動選擇在廣州舉行,作為經典五糧液上市發佈會的收官站,這一選擇頗具意義。1909年,“五糧液”正式得名,此後百餘年間,與廣州這座城市的成長速度幾乎一樣迅猛,昔日的釀酒古作坊已經發展成為如今年收入逾千億的大型企業集團,成為中國酒業的國際名片。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五糧液就在廣東地區有着很好的發展,39度五糧液就是在廣州首發並暢銷。

活動上,中企會企業傢俱樂部主席、原招商銀行行長馬蔚華,中國酒業協會理事長宋書玉,中國音樂家協會理事、著名藝術家、名酒收藏家閻維文等分別致辭。廣府人聯誼總會會長、廣州市原市長黎子流,第十屆全國工商聯副主席、中國企業家協會副會長、香江集團董事局主席劉志強,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香港國景控股集團主席譚錦球,以及來自廣東的全國知名企業家、香港企業家、金融家、藝術家和白酒行業的領導嘉賓出席活動。

“經典五糧液”此次與廣州的相遇,既是歷史中的相遇,亦是時代下的相遇。正如五糧液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曙光在此次活動中致辭那樣:“百川奔南海,風帆起珠江,五糧液將更多地依託廣州這一開放性、開創性、開拓性的國際大平台,以更加開放的姿態、更加創新的思維、更加前瞻的眼光,保持戰略定位,把握髮展機遇,壯大民族品牌,辦好一流企業。”

李曙光為活動致辭。

致敬經典,釀大國濃香   

五糧液曾兩次拿到巴拿馬國際博覽會的大獎。1915年,五糧液首次來到巴拿馬萬國博覽會,與眾多包裝精美的洋酒相比,土陶罐並不起眼;1995年,五糧液再次來到第十三屆巴拿馬國際博覽會,然而,這一次展示在世界面前的,已經是精緻的“梅瓶”了,同樣展現在世界面前的也是一個全新的蒸蒸日上的中國。

酒器的設計毫無疑問體現了時代的特徵:唐宋的酒具風格多樣,體現了朝代的多元與開放;元朝蒸餾酒的酒器簡單和粗獷,展現了遊牧民族的豪放和粗獷;明清燒酒的酒器體型變小,設計變得更為精緻,體現了王朝的莊重與內斂。

上世紀60-90年代,“梅瓶”五糧液的設計,反映了那個時代的特徵。元素多樣而又統一、圖案高雅而不淺俗、瓶身流暢而不浮誇,這些設計在現代變化之外仍能看出對傳統的堅守,更是展現出一種獨立的姿態和堅守原則,中國當時在三十年社會轉型中醖釀出的獨特氣質為其打上了歷史的烙印。

不少愛酒人士對上世紀的“梅瓶”五糧液形象始終念念不忘,這在他們的心裏有着非常重要的分量,它不僅僅是一瓶酒,更代表了一段集體耕耘於時代的記憶。閻維文説,他一生只做了兩件事,歌唱和藏酒。在他眾多的藏酒中,他唯獨對五糧液一直念念不忘:“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對每一瓶五糧液都具有深厚感情,這個瓶子酒我們沒喝的時候,已經記載了我們很多很多美好的回憶。”

閻維文分享名酒收藏體驗。

活動現場,閻維文還即興演唱一首《峨眉酒家》,其中唱道:“峨眉的名聲遠,酒家卻不大,開的是夫妻店,來客都坐不下。這個要碗回鍋肉,那個要一碗菜豆花,外地人不曉得要啥子,想吃川味又怕麻辣,那就請你喝一杯五糧液……”

二十五年後,“經典五糧液”終於再次迴歸,採用了1990年代的“梅瓶”設計,再次復刻那段篳路藍縷的家國曆史,向過去的經典致敬。整體來看,瓶蓋採用暗金色,印製了品牌logo,四周鐫刻水紋花紋;瓶頸處雕刻着菱形花紋,宛如水晶腰帶;瓶身商標以宮牆紅為主,綴以歲月流金立體字,極具年代感;底部採用內凹花樣設計,仿若白蓮盛開;整個瓶身晶瑩剔透,線條流暢,丰姿優美。

如今,如果峨眉山腳下的酒家再來一位尊貴訪客,必定仍以五糧液作最高禮遇。今天的五糧液,味道在一段千年美酒的歷史中流淌——唐朝“重碧酒”,宋代的“姚子雪曲”,明清的“雜糧酒”,歲月幾經更迭,然而滋味更加醇厚。這既是歷史沉澱下的古味,又可看出當下時代的新意。

酒都宜賓至今流傳着這樣一個家喻户曉的故事:宣紙、景泰藍、五糧液曾經是外國人迫切希望從中國帶走的技術。結果,宣紙和景泰藍都被外國人學走,卻偏偏帶不走五糧液的釀造工藝。

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了一塊特殊的灰褐色泥巴,來自五糧液誕生之地——長髮升古窖。長髮升古窖距今已有652年,是我國目前考古發現最早的地穴式麴酒發酵窖池,在連續不間斷使用至今後,窖池當中已經附着了大量的微生物,並且在以窖養糟、以糟養窖的反覆循環發酵過程中,使得古窖池所釀造的五糧美酒自然而然帶有優雅的窖香,再附之以獨特的北緯三十度的氣候、土壤、水源、植被等自然條件醖釀——這是五糧液香味難以替代的源頭和祕密。

馬蔚華在會上不禁感嘆説:“一代又一代的五糧液人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去修復、去保養,讓它造出源源不斷的經典的酒。價值的傳承體現了五糧液這種品質和精神。”

“五糧液酒傳統釀造技藝”也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時至今日,釀造過程仍然需要滿足多個“極端”條件,每一個都看起來不可思議——最長的發酵週期、最多的操作工序、最細的工藝要求以及最高的生產成本。從曲藥、糧食的優選開始,經典五糧液的每一個釀造環節,都在按照“優中選優,花中選花”的理念進行質量分級。如此匠心下,又怎麼能釀不出好酒?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五糧液同樣十年精陳,百年積澱。如今的經典五糧液,選擇按照傳統陶壇方式陳釀了十年以上五糧瓊漿作為優質基酒,陳香、窖香、糧香、曲香種種滋味一起湧上舌尖,閉眼細品,這既是五糧液的舊香,又是這個時代的新香,更是大國濃香。

和諧共生,擔時代責任

1963年的全國評酒會上,專家們稱讚五糧液:“香氣悠久,味醇厚,入口甘美,入喉淨爽,各味諧調,恰到好處。”民間也有詩稱讚説:“玉液瓊漿天上有,吳剛捧出桂花酒,問君五糧根何在,酒仙下凡宜賓走。”可見,從官方到民間,五糧液的味道幾乎征服了所有人。

酒與文化常有聯繫,獨特滋味的酒展現不同的地域文化。清甜白蘭地之於法蘭西,芳菲威士忌之於英格蘭,濃烈伏特加之於俄羅斯,而五糧液口味中的“和諧”恰恰反映了中華文化中的平衡、協調、中庸。

回顧五糧液的歷史,受中華傳統文化滋養而誕生,五糧液在歷史的每個時間節點都在與時代共進退,既受益時代,又反哺時代,以和諧文化擔負起一個個社會責任。

明朝取消專賣政策,對酒的釀造與銷售採取寬鬆的酒税政策後,包括現在五糧液使用的古窖池羣在內,諸多與釀酒相關產業迅速發展起來;清朝白酒技術發展,市場擴大,五糧液之名正式確立。而自五糧液問世之後,整個宜賓酒業也迎來大的發展,麴酒作坊迅速擴展了起來,這是五糧液最初對白酒工業化的貢獻。

解放前夕,經濟蕭條,舊時代剛剛結束,社會百廢待興,宜賓釀酒業受創嚴重。作為白酒行業龍頭企業,五糧液是新中國建設深度參與者和受益者之一,五糧液的崛起見證了中國的崛起。

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伴隨第一個五年計劃,五糧液由小作坊生產,整合後轉為工業化生產,現代化廠房開始建立;七十年代開始,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下,五糧液先後四次擴建,在新世紀之初完成了“十里酒城”的建設,從一個不足千人的小廠一躍成為大型企業集團。

世界品牌實驗室發佈的2020年《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報告顯示,五糧液以2837.46億元人民幣的品牌價值位居榜單第19位,並且成為品牌價值增長最快的白酒品牌。

馬蔚華感嘆五糧液的傳承精神與責任感。

馬蔚華説,令他感動的不僅僅是五糧液人傳承千百年造酒文化時的精益求精,更是企業始終堅持可持續發展的責任感。

從時代中獲益,五糧液也以自己的行動回饋時代和國家。2020年,不僅是中國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脱貧攻堅的一年,也是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一年。作為酒業的龍頭企業,五糧液是湖北省外首個馳援武漢的酒企,累計捐款9200萬元,僅用12天時間就建立起首批醫用防護服生產線;脱貧攻堅戰中,五糧液累計投入扶貧資金26.19億元,對口幫扶的宜賓市興文縣和屏山縣、甘孜州理塘縣已先後脱貧。

面對日新月異的社會需求,2019年,風行16年、生產達到2.47億瓶的第七代五糧液走下歷史舞台,迭代升級的第八代五糧液開始投產。2020年,在“不缺酒但缺好酒”的消費格局之下,“經典五糧液”的誕生又順應了內循環為主的新形勢和消費升級的新趨勢。

廣州不僅是千年商都,也是文化名城,經典五糧液選擇以廣州為收官站,寄託了經濟與文化的多重希冀。經典五糧液的“走廣”之行,正如李曙光所説:“五糧液與廣州在‘五’字文化上天然相同,‘五羊’和‘五糧’,這都表達了一個美美與共、吉祥開泰的豐富內涵,所以我們要説‘喝五糧液當領頭羊’”。